衣锦流玲

靠回复过活的掉粉狂魔

【赛梦】你和我以为那个家伙不太一样(2)

(1)

*其实对第三个赛梦坑(有令人)更感兴趣的我……感觉要抛弃第二个坑直接飞升三了

——————

5、

原来,青年是闻到了麦芽的香气……不对。

原本并未留意,但是越跑,那股隐隐勾起食欲的味道就越是浓郁。诸星真这才搞清楚了勾引得日比野未来扭头就跑的是什么东西。

味道的源头在天台之下的一条路旁。两位老人家优哉游哉地在屋外摆上一张不算大的桌子,桌上有一口看不见内容物的锅正冒着热气。

两碗米饭与一口锅,诸星真远远地瞄了一眼都知道这应该就是这对老夫妇的餐食了。

不过,梦比优斯这家伙……不会是打算去蹭饭吧?!!

有趣。

在他较有兴致的目光下,日比野未来果真到了两位老人的身旁,并乖巧又富有朝气地向他们打了个招呼开始搭话。

老人家停下手上的动作,略显惊讶。

他们在街旁一边享受微风与阳光、一边舒舒服服地吃着亲手做的家饭也不是一次两次了,但自己都摆好架势要准备要开吃了,还有人一点都不顾忌地向他们凑过来还是第一回——虽然这个年轻人满嘴好听的话,还特别真诚——更别提还有一个跟过来明显还搞不清楚状况的小伙子在一旁时不时地胡乱插嘴,场面真是又奇怪又好笑。

好在那夫妇俩也是热情的性子,看未来这么真诚直接地对自家料理表示着喜爱,也都喜笑颜开,甚至在交流了几句后连连表示要打包给未来带回去些。

未来搓着手手答应,开心得就差上前给两位老人家一个大大的拥抱了。

 

口袋里一下子多了满满一盒子东西,一直到他们告别后重新启程,诸星真都是一副见鬼了的神情。

“所以你这就把这坨稀烂的东西拿到手了!?”他最后憋出一句话。

“嗯,”未来选择性忽视了他奇怪的形容:“那两位老人家真是善良的好人!”

“不,你也占了很大一部分原因。”诸星真低声吐槽。他看着越走越远的路,忽然回想起他们原本的目的地来:“喂,你说好的那个什么店呢?”

未来前行的步子一顿,明显早就忘记了这一茬。他清了清嗓子,假装什么都没有发生地艰难开口:“寿司店……我们明天再去吧,现在回家吃咖喱!”

一说到咖喱,他的眼睛就闪闪发亮,话题一转开始了安利:“真你知道吗?咖喱起源于印度,在日本这边主要与牛羊肉、鸡、鸭、螃蟹、土豆、花椰菜等等食材搭配,是一种非常美味的食物!它#¥%……&*”

未来兴致勃勃地讲了好半晌,一回头,发现某个晚辈早就停止前进、蹲在路旁不知道研究什么去了。

“………?你在看什么?”

诸星真也不回头蹲在那里朝他招手:“未来你快过来!”

是兔子、蝈蝈、蛤蟆、蚯蚓?还是特殊的石头、花、草、掉落物?

并没有由于某人对他的无视而产生负面情绪,未来极快地转移了注意力,一边在心中极为配合地猜测着吸引诸星真视线的物什,一边转身抬脚就要过去,却突然被什么人从身后狠狠地撞了一下肩膀。

他本就有向前走的一个趋势,这下被顺着那个方向一撞,顷刻间身体前倾的角度变得更加夸张,未来只得迈出一大步来防止自己摔倒。

一瓶汽水被从口袋中撞掉出来,滚落到了后方。

“对不起!”他下意识转回来道歉,腰还没怎么弯下去,就见一只手冲着他的衣领挥了过来。未来心生警惕,前弯的动作立刻变成后仰,同时后退几步与面前的人拉开距离。

莫西干头的青年不满地啧了一声。

 

面前的这五个人带有恶意。

未来皱起眉头,不远处的诸星真一看这里有事搞,也兴冲冲地跑了过来。

他们俩走的这条街上的人本来就少,在被撞之前,未来忙着沉浸在咖喱的世界里也没对这群人有什么关注。撞了未来肩膀的人和他身后跟着的几个吊儿郎当的家伙们一个个都摆着一副小混混姿态,嘴巴一歪着头一扬着,站没站像,身上还挂了不少亮闪闪的装饰品。

一看就是来找茬的。

领头的那位不满的骂了好几句脏话,似乎在为自己屡试不爽的提领子大法失败而愤怒。他冲未来竖了一个大大的中指,叫嚣道:“混蛋!走路他妈不知道看路吗!”

“呵,明明是你撞上来的,你是没长眼睛的同时脑子也不好使了吗?”诸星真凑到冲突最前线火上浇油,同时还捏紧拳头在身侧挥了挥,挑衅意味十足——混混已找上门来,岂有不揍一顿的道理。

“混蛋!”

眼看双方就要开打,未来突然大喊一声:“请等一下!”

在场的人全部脸色精彩。

混混们呵呵哈哈地抱着肚子笑成一片,看青年一脸严肃的样子,更是大声嘲笑宛若看见了一个智障。

“不是吧小叔,”诸星真也略微扭脸。这是他头一次使用这个称呼,语气却嘲讽得不行。他嗤笑:“这群人可没什么道理可讲啊!”

以前和梦比优斯一起出任务的时候就时不时会出现他制止战斗并大开嘴炮的场景,虽然那些时候他是一开一个准,收获友谊的小心心一万枚,但那也是要看对象的。向来支持“说个屁,拳下见真章”的诸星真一看未来开口制止就立刻感觉自己看到了结局——要是流氓可以几句话就洗心革面重新做人,那他也不用出来混了。

他这个小叔,老是有一种可笑的天真。

 

被看不起的青年上前一步,拧着眉摇了摇头。

“我知道。”他说。

诸星真略感意外地看了他一眼。

日比野未来怎么会不知道。他可是在地球上经历过了诸如屈辱、愤恨、失望等等负面情绪冲击的人,也曾一度在人类流露出丑恶面目的时候怀疑自己对他们的守护是否是有意义,有价值的。他当然知道有些人就是口里吐着毒液的蛇,不管你如何对他,他都会反上来咬你一口。

而这方面,根本不知道梦比优斯在地球经历的赛罗是不了解的。

“但是……”

未来继续开口,前跨两步拾起掉落在地的汽水,在混混忍不住挥拳攻击过来的时候快速地闪避并后退,站到了一个几乎不会被波及到的距离。

“好了,”他对摆好架势的真肯定地点了点头:“请开始吧。”

“呵”没意料到未来的反应竟会是这样,真兴致满满地笑了一声作为回应。早就全身细胞都在叫嚣着动手的他抬脚,直接冲入小混混们的包围圈之中:“你果然……很有趣啊!”

 

打斗毫无悬念,极快地,混混们就都蜷在地上成了虾米。

胜利者还觉得不过瘾,又走到领头人面前,蹲下来,笑得危险。

他给了他肩膀一拳“你刚刚撞谁?嗯?”在混混的惨叫声中诸星真又向上,往他脸上也送了一拳“你又在给谁比手势,在笑谁?啊?”混混小头头欲哭无泪。

“谁准你笑的?”下一个人。

“笑起来是不是很爽?”再下一个。

“你现在笑一个给我看看?”倒数第二个。

诸星真终于来到了最后一个人的身边。

“别,别打脸!!”蜷在地上的绿发混混瑟瑟发抖,要不是身体疼痛早就溜之大吉的他已经吓出了满脸的泪水,就连求饶的话都说得磕磕巴巴——妈的,这个狗比明显比他们混多了!日哟好害怕!他是混这条街的吗?跪了下次再也不过来了!!!

在最后这位惊慌的瞪视中,诸星真慢悠悠地蹲了下来,带着高傲又欠抽的笑容伸出手——拍了拍这个人的衣服:“喂,你至于吗?怎么一点骨气也没有啊?”

混混白眼一翻,晕了过去。

诸星真“……”

架也打了、气也出了、牛b也装……不还没装完。诸星真倍感神清气爽地站得笔直,在依然有意识的几个混混面前比了个大大的V——不对,是二:“你们还早了两万年!”他勾起唇角,声音简洁有力、动作干脆利落、背影潇洒帅气。诸星真保持着这酷得不行的笑容霸气回头,却见日比野未来蹲在他曾蹲过的那个地方,心无旁骛地在……挖土。

他突然觉得心好痛。

 

“喂喂喂!!未来你这家伙!我给你出气呢!你在干嘛?!本少爷帅气的英……”

“真,快过来看!”未来一开口就打断了他的话,并做出了和之前的他一模一样的动作,招呼他过来的那只手上还沾满了泥土。

“……”一点成就感都没有。

诸星真感觉帅气伟大的他自己有那么一丁点的……想耍脾气了。

 

阴暗的草丛里本来有一个反射着微光的物件,他之前放下口袋用手把周围的杂草都压弯了才看清那是一个有弧形的金属块,只是由于它大半部分都埋在泥土里,无法判断真容。不过他现在知道那是什么了。

“好精致的铃铛。”未来在他靠近时轻声感叹。

诸星真凑到他的脸边去看,完全没从未来手上那个脏兮兮的、花纹多得令人头晕的东西上看出所谓的“精致”在哪里。

“切,就为了这么个东西……”诸星真在未来的耳边不满地嘀咕,趁那人由于瘙痒而歪头躲避的时候一把将他手上的东西夺到手里,也不管上面的泥土,直接往兜里狠狠一塞。

“真!”不明身旁人情绪的未来立刻起身,徒劳地劝诫:“那个铃铛还很脏,不能直接放进兜里!会很不好洗的。”

诸星真挥手表示没关系:“反正洗衣服的不是我。”

“……”

未来突然一把抓住他的手:“我也不太想洗手了。”然后使劲蹭手上的泥。

诸星真不嫌事多,立刻反手又将泥巴抹到了未来的衣服上。

两人打闹了好一阵,折腾得全身上上下下都沾有大大小小的泥块后才停止。未来的心思又回到了还没吃到嘴里的咖喱上,他急忙走到一旁将口袋们提过来好好地均分后,他们终于又再次启程。

至于回家的方向……当然在混混们倒一片的那边了。

 

倒在地上的若干人众原本都一边小心翼翼地围观两个煞星的打闹,一边抓紧时间缩小自己的存在感,却没想到某两位还是要走过来。

完了,还要挨揍!!

求生的欲望一下子战胜了身体上的疼痛,除了晕倒在地的那一个,其他四人全都挣扎着从地上爬起来,歪歪斜斜地跑了个没影。

诸星真本来还想在路过时再随便赏他们几脚,却没想到这群人被他的强大所震慑,连让他靠近都不敢地直接溜了。

“哼哼。”某人抱胸摆着pose嘚瑟。

未来看了眼地上:“这个人……?”

所以你果然没有看我的英姿!

诸星真不满地撇嘴:“没事,地上凉快。”

“嗯,有道理。”未来点点头,掏出手机叫了救护车:“好了,我们走吧。”

诸星真:“……”

于是两位奥特曼在救护车到来之前也溜了。

-tbc-

3

评论(2)

热度(7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