衣锦流玲

靠回复过活的掉粉狂魔

【赛梦】你和我以为那个家伙不太一样(3)

*2

*感觉这篇文可以叫做梦式宠赛(*/ω\*)

*没人看,内心哇凉哇凉_(:3」∠)_但是……一眼看去好像披着不知是谁给的外套的小梦好……好棒啊啊啊!!!火力全开!!

——————

6、

终于回到干净明亮的小家,在诸星真坚持要先“整理”口袋里的东西的情况下,未来先去洗了澡。

没人看管,某位大少爷立刻开始浪得飞起。

他在大包小包里一阵翻找,膜出他在下午看见未来“逗孩子”后就十分感兴趣的汽水瓶来。

嗯,记得是用手在这个盖子上面这样一按……

施力后诸星真抬起瓶子把瓶口向着嘴巴倾斜,却什么都没感觉到。

于是他又加大力气按了按,再次准备开喝——还是没有。

连续的失败令本就没什么耐性的他有些不满,动作开始变得粗暴起来。汽水被他拿在手上又按又摇,同时又怕过于用力将瓶子破坏而稍微带点试探,半天未能成功后诸星真烦躁地撇嘴:“切!”

正好洗完澡的未来听到声音后靠了过来,在看清他折腾的饮料后立刻哭笑不得地出言阻止:“这不是弹珠汽水,是要拧开的。”

“哎呀你怎么不早说。”

“等……”

见势不妙未来瞬间撤退到八百米开外。

诸星真被喷了一头。

“噗。”

“……笑屁!!”

闯祸王被迫去浴室里疯狂地搓揉自己头发与脸。

 

本来他们前往寿司店时就是晚饭时间,结果又经历了与老人家聊天、打一场架、捡个铃铛、走半天回家这几件事情,时间早就差不多了,要是一般人肯定已经开始饿得肚子咕咕叫。

未来收拾好由于诸星真而喷得到处都是的液体,想了想还是决定先解决肠胃问题,于是开着小火加热他的意外之喜。不多久,未来就一边闻着满屋子的香味一边忍不住垂涎欲滴了——只是考虑到咖喱的量并不多,他不该在真不知道的情况下给咖喱瘦身……纠结了半晌,咖喱控先生还是向食物伸出了罪恶的勺子。

诸星真就是在这个时候跳了出来——是真的跳。

仗着浴室门前铺了个防滑垫就无法无天,蹦得活像只兔子一样的他浑身冒着暖烘烘的热气,可怜的浴衣随意套在身上松松垮垮得就像个披肩。他一边嚷嚷着好香,一边把头发上的水甩得到处都是。

做贼心虚的未来立刻舀了一勺咖喱酱舔进嘴里压压惊。

“好啊!”

诸星真一眼就捕捉到了正确位置:“你开吃了居然不叫我!”他嚷嚷着,却没向未来靠近,而是很大爷地坐到了饭桌旁,伸直了腿晃悠:“还不快点给我端上来!”

“真,你等一下”见他这副模样,未来的注意力全都转移到那人水滴得都把肩膀与后背都弄湿了一片的头发上。他将勺子放在一旁,在诸星真不满嘀咕“等等等,又要等”的时候转身往放毛巾的地方走过去,还不忘叮咛:“不吹头发会感冒的。”

“切,这种小事本少爷完全不虚。”

“不行。”

未来将毛巾扔到了诸星真的头上。

诸星真顺手抓住搓了一下,青年又很快地拿着吹风机站到了他的身旁。

将另一张干燥的毛巾搭在面前人湿漉漉的肩上,未来轻轻拍了拍,就打开了吹风机的开关。暖风带着手指温和有力的动作轻拂着湿润的发,日比野未来哪怕是第一次帮别人吹头发也还是认真又细心,好好地注意着调整吹风的位置,不让自家侄儿被烫得难受。

而又一次享受大爷待遇的诸星真,思维又开始发散开来。

头上有驱逐寒意的热风,还有适当为头发散热、不时按压着头皮的指腹。

他也不知怎么的,回想起初次见到梦比优斯燃烧形态时的感觉,炙热却温暖,不仅不会让人心生排斥,反而还……

诸星真舒适地眯起眼。

 

吹完头,重新换上一身干燥舒爽的衣服,诸星真与日比野未来终于开始吃晚餐了。

咖喱的初次品尝对诸星真而言也不算惊艳,硬要说的话,味道的确不错,配菜也还算鲜美……仅此而已。诸星真一边嚼一边叨叨着自己对咖喱的评价,说着说着一抬眼,却见未来完全没有要和他交谈的意思,只顾着一口接一口往嘴里送得欢。

见他吃得这么高兴——高兴得连他的话都不听了——原本要进入夸赞阶段的话语在喉咙里一转变了个样。

“嗯,老人手艺不错,”诸星真一脸高深莫测地点点头:“但是和本少爷比起来还是差了两万年!”

“诶?”青年终于停下动作抬起头:“真你会做饭?”

“由本少爷出马,没有什么做不了的事!”

“是这样吗,”未来毫未怀疑:“好厉害!”

“哼哼”被怒吹一波的诸星真看未来越发顺眼起来。他起身把自己的椅子拖到未来身边,一坐下就抬手用手背敲了一下身旁人的胸口:“有哥罩你,包你吃香的喝辣的!”

“黑社会?”

“啥?”

论赛罗在那一周里究竟学了什么。

 

吃完饭,在收拾东西时他们难免地对着购买来的物件一阵琢磨研究、搞得一团乱。折腾了半晌,好不容易两人才决定去床上躺着准备睡觉。

走进寝室,未来想到前一天夜晚的悲惨遭遇,犹豫了一下,直接霸占了诸星真之前睡的那个位于右边的垫子,表示第二天交换着来睡。

别人的东西总是最好的。诸星真的脑海中跑过这个“道理”,倒也没有拒绝。

开睡前,他们交流起之后的安排。

诸星真首先提出了自己对逛街已经失去了兴趣这件事。他本就是凭着一股看新奇的劲儿才对逛街感兴趣的,现在在看了那么一大半天后,他开始觉得大部分东西都换汤不换药——差不多,也便感到了无趣。

未来思索了一下,提议说:“那我们去较近的城市或景点旅游吧?”

一听又有新鲜事物能看,诸星真立刻答应,两人又抱着未来的手机查阅着讨论了半响后,才带着期待进入了睡眠。

 

一夜无事,没想到换个位置某人居然真的不搞事情了的未来神清气爽。

之后他们用了好几天的时间去较近的区域旅游,毫不心疼地花着未来曾在地球历练时找到的钱,过足了瘾。虽然中途还出现了由于两人乱浪迷路而不得不使用奥特曼的力量来作弊这种事情,但,都是可以化无的小事,小事。

出门旅游后第三天的晚上,心满意足的俩人终于又回到了那栋小公寓。

当晚,按照之前成功安睡的经验总结,未来依然躺在了右边的垫子上。

但是……

 

看来他是人在哪就往哪里挤。

未来默默地看着脸前的柜子门,再一次为自己被挤得憋屈的姿势叹了一口气。

连续几天夜里都相安无事让他以为那不过是诸星真因为“初体验”而闹的小毛病而已,结果今晚这个家伙又开始了。

不仅如此,不乖的大侄子还变本加厉,之前只搭了一只腿上来,这次却手脚并用,往他身上压了两个重物。

未来的睡意瞬间少了一半。

他被他用抱抱枕一般的姿势箍在怀里,哪怕身上还有一层被子挡着,未来也难免感觉有些尴尬。

按照这个规律下去,明天真难不成就要直接趴到自己的身上睡觉了?!

哎,他现在完全清醒了。

要让他保持着这个微妙的姿势忍让一整个晚上……当然不可能!他可没打算再委屈自己一次。

诸星真到地球后梦也做了这么多天了,也不用担心他搞出个什么“睡眠体验极差”的梗来。于是未来默默地在心中为自己点点头,当机立断撑着诸星真的身体就是一个腾越挪移,将自己从某人的怀抱中解救了出来。

“!!!??”诸星真瞬间惊醒,抬手挥到脑侧就欲摧动头标——结果自然什么也没有发生。

他懵逼地愣了一下,转头就见未来在一旁笑得眼睛都弯成了月牙。

“有什么好笑的!”诸星真感觉丢人丢到姥姥家了。

未来在黑暗中朝他眨眨眼,这次更是笑出了声。

“喂!”诸星真坐起来,一脸凶恶地要去掐无礼之徒的脸,那人却超不配合地倒下去一个平摊躲开了攻击。

“真你睡觉太不老实了。”他开口,听上去是在抱怨。

“……哈?”本来打算直接顺势压过去继续打闹的诸星真一时没跟上话题跳跃的思路,所有动作都停了下来。

未来继续道:“今晚睡觉的时候你躺的哪边?”

“……左边?”

“现在你在哪边?”

“……”哦。

诸星真撇了一眼自己和柜子间的距离,乖巧如兔。

-tbc-

 

4

评论(11)

热度(6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