衣锦流玲

靠回复过活的掉粉狂魔

【赛梦】你和我以为那个家伙不太一样(1)

*赛罗成为赛傲天之前,强行加入舞台剧设定,私设多
————

1、
赛罗听过关于梦比优斯最多的事,就是他的乖巧。
是啊,乖巧、听话又懂事,和自己这个搞事大魔王完全不同,是个十分受长辈们喜欢的家伙——他本来对他没什么特殊看法,只是在见到向来对自己异常严厉的雷欧老头居然和颜悦色地和他对话,甚至还笑得异常温暖时,内心翻滚起不小心吃到一口老坛酸醋般的惊愕。
随后他又见识到了更多。
不只是雷欧,就连阿斯特拉、艾斯、杰克、佐菲等等奥特曼全都像这样,甚至他的老爸也……
赛罗终于觉得有些不对味。
哼,像这种乖巧的存在,怕不是逆来顺受又没有主见,当真瞧不起。
在梦比优斯注意到他的瞪视,将灿烂的笑脸转过来时,赛罗矜持又高贵冷艳地抬了抬头,算是打招呼。
那个家伙笑得更亮眼了。
“哼。”赛罗痞子样地抱胸,表示自己完全不吃这一套。
然后他收到了来自自家长辈的瞪视:“不要这么没有礼貌!赛罗,还不快给你小叔问好?”
看看,这啥态度区别?
赛罗本想耍脾气站在原地,又觉得这样实在毁自己的形象,最终还是一步一挪地过去了。
反正他对他就是有偏见,爱咋咋地。
不过当然,英俊潇洒的他不会把这些负面的东西直接表现出来,作为又强又酷、引领同龄人潮流、成为他们崇拜的偶像的大帅比,他绝对不会让自己显得小气兮兮的。若是和梦比优斯两个人相处的话,他一定要在他面前表现出狂拽酷炫吊炸天又不拘小节的模样,让他对自己佩服得五体投地!
赛罗中二地想着,摆出经典的手势指着梦比优斯,态度欠扁:“哟,好啊!”
赛文一巴掌糊到他的背上。

梦比优斯与赛罗毕竟是同龄人,自然还是会偶尔碰面并交谈的。时间一长,两人的关系莫名地开始越来越好,虽然熟悉度上达不到好友的程度,但一般的叔侄……不对,朋友关系还是确定了下来,与此同时赛罗也明白了——偏见果然是偏见,还是和事实有差距的。
梦比优斯的身上的确有一股奇怪的感染力,久而久之,他不仅不排斥,甚至还有那么一丁点地期待和梦比优斯相处了。

2、
老前辈们总是希望自家的这两位年轻人能成为不错的好友。
但梦比优斯作为宇宙警备队的正式队员,和赛罗这个自由自在的家伙相比,是没有多少空闲时间的。没有空闲两人也就没办法一起闲聊胡扯,而好不容易一起牵扯入了同一个事件中,他们又各忙各的,最多战斗的时候互相配合再背靠背一下……总之两人休闲相处的时间当真少得可怜。
若是没有什么大的变动,他们之间将会永远像这样下去,别说让赛罗和梦比优斯的关系好到类似他和希卡利的程度了,怕就连关系一般的这个坎都跨不过去——在双方就连对方的性格都了解不深的情况下,好感度怎么提升??更别提他们对互相的认知好多都是来自于别人的评价。
赛罗时不时会在梦比优斯不管对谁都十分热情的态度中联想到这件事,然后莫名地产生一股类似于苦恼的情绪。
不是他不和自家小叔搞好关系啊,这不是没办法吗!和他看不起乖宝宝一点关系也没有,没有!
或许是他那不负责任的父亲不知怎么地注意到了这一点——说实在的,他还真不敢奢望这个——他和梦比优斯居然在今天被召集着,领到了一个意想不到的任务。

“春……游?”梦比优斯歪着脑袋,对这个词汇隐隐有点印象,而赛罗对此更是一脸的懵逼。
“对”赛文点点头,姿态威严却又不失和蔼:“梦比优斯你在地球上有注意观察那些孩子吗?每隔一段时间他们就会集体出去游玩。”
梦比优斯眼睛一亮:“那是春游!”
“没错。最近宇宙难得地恢复了和谐与宁静,所以我们商量着打算一起到地球去。”赛文指向不远处不知走来走去在干什么的奥特兄弟们,早就关注着这边的泰罗一收到信号,就嗖地一声跃了过来。
梦比优斯更兴奋了:“泰罗教官、赛文哥,这真的是太好了!!”
“咳咳,梦比优斯,那个,叫我泰罗哥。”

赛罗瞥了梦比优斯一眼。
他还是头一次看见梦比优斯这样兴奋的状态,虽然回想到他一直以来对地球的喜爱与赞美,会开心到这种程度似乎也没什么好奇怪的。要说的话,那些老爷子们也都一个个开心得神采飞扬的,那才是真的让他觉得微妙。
地球就这么好?
他曾在熏陶下学过些许地球知识,向来对新鲜事物充满好奇心的他也确实对地球很有兴趣。但是,在老头子们全都表现出“地球很好我们都喜爱它”的模样的情况下,赛罗心中的叛逆嗖地跑出来,强行把“有兴趣”扭转成了“不屑”。
不过,在老头子们——甚至包括他的同龄人梦比优斯——都因为期待而雀跃的气氛中,他竟也忍不住开始期待了起来。
“但是,”赛文话锋一转:“我们不和你们待在一起,你们年轻人去那边自己玩自己的吧。”
“这样啊……”梦比优斯才刚显露出一丝失望,又极快地恢复回来。他看向赛罗,在长辈面前总像个孩子一样的他的笑容里充满了热度:“接下来请多多指教了!”
“那是当然。”想到接下来的日子,赛罗也被他的笑容感染,显得有些激动:“你到时候可要带着我……我会带着你到处看看的!”
“没问题!”
看着两个晚辈其乐融融的相处,赛文和泰罗对视一眼,均从对方的眼中看出自家兄弟还有未说完的叮咛。泰罗回头,直接一把扯住赛罗的肩膀,抢先一步把他拖到了一边。
“这是怎么了?”梦比优斯疑惑地看着他们。
“梦比优斯,”赛文没有回答,只是用一脸严肃来掩盖着自己的担忧:“赛罗那混小子,狂妄自大又喜欢惹事,你一定要好好地看住他免得他惹出一大堆麻烦。”
另一边,泰罗也一脸忧心忡忡。
“赛罗,你一定要看住梦比优斯,明白不!”
“嗯?”赛罗略感诧异。
他这已经是第二次被拜托看着梦比优斯了啊……上一次那家伙直接一脚踹了过来,把他给吓得……咳,当真是不堪回首的往事。但是,那也是在梦比优斯心焦友人安危的情况下啊,这次的地球行可不会有这种事情发生。
于是赛罗抱着胸,发出了疑惑地声音。
接受到他的疑问,似乎是回想到了什么,泰罗带着宠溺的苦笑,颇为无奈地摇了摇头:“他……行动力太强了。反正你好好看住他。”
???所以你什么也没说清楚啊老头!

3、
孩子的出行总是会让大人们忧心忡忡。不知道为什么,泰罗觉得之前让梦比优斯独自前往地球面对即将到来的黑暗都比现在要令人安心。
难道是赛罗那熊孩子和他一起去的原因?还是因为自己也会在地球上却不能待在他的身边?
恩,果然我还是直接和梦比优斯……

“泰罗,”赛文一看到泰罗那个样子就知道他在想些什么:“你不会又想要偷跑吧?”
“呃”
“不•准•去!”
“咳咳,那个,三哥,听我说”泰罗的眼睛往梦比优斯所在的方向飘忽了一下,又一本正经地转回来:“赛罗他对地球文化究竟了解多少你知道吗?”
“……”确实对自家儿子了解甚少的赛文尴尬又愧疚地沉默了。
“干脆对他进行一个考核吧,如果过不了的话,就算现在去了地球梦比优斯一定也会很苦恼的。”
明知泰罗另有算盘的赛文还是被他说服了。他转头对在一旁跃跃欲试地与梦比优斯讨论着的赛罗招呼了一声:“在去之前,赛罗,你过来。”
“嗯?”赛罗疑惑地挪动:“干什么啊老爹。”
“你对地球的知识了解多少?”
“……当然是……了解很多啦……”
“那我来考考你,不合格我们就再推迟一段时间过去。”
“诶?都事到临头了不带这样的吧老爹!!!”
而在另一边,因为这对父子的互动而偷笑的梦比优斯也被泰罗叫住了。
“梦比优斯,你想见地球上的伙伴吧?”
意料之外的话语令梦比优斯不由得一愣,在反应过来后忍不住满心欢喜地露出了大大的笑容:“是的!”
“那趁这个时间,你先去地球看看吧。”泰罗宠溺地拍了拍他的肩:“毕竟之后你要陪着赛罗,再去见伙伴也不太方便。”
“谢谢教官!”被大礼砸中脑袋的梦比优斯动了动脚,明显一副恨不得马上飞到伙伴身边的姿态:“我可以现在就去吗!?”
“当然,不过先等一下,还有一件事需要交代你……”

结果,在赛文被自家小兔崽子气得神情阴寒的情况下,奥特兄弟们前往地球的日子被推迟了将近一周的时间,而在那段时间里,享受了特殊待遇的梦比优斯与自己的伙伴们相聚了一番,并为之后的事情做了些许安排。

4、
赛罗到达地球的时候正是清晨,早已等候多时的梦比优斯飞到大气层外来接他。
当时地面上的樱花正开得灿烂,满街柔和的嫩粉在清晨的灿灿金光中闪着朦朦胧胧的光晕,将干净的街道映衬得像是美妙的幻境。
赛罗刚刚落地看见的就是这样的场景,一时间有了自己那一周里所受的文化折磨也值了的感觉。清晨的街道十分安静,化作人类姿态的赛罗惬意地呼了一口气,伸伸胳膊又蹬蹬腿,望着天空显得万分自在。
刻意带着他到达这片区域的梦比优斯站在他的身旁,也笑着和他一起抬头。
“日比野未来。”
他突然开口。
“啊?”赛罗一下子没能反应过来,条件反射地转头看向身边的青年,从他蓬松的头发到满含温暖笑意的眼睛,才忽然意识到了情况。
整体气质明显比身旁人要桀骜的青年抬了抬下巴,比了个不知是666还是niconiconi的手势:“诸星真。”
平平淡淡的介绍之后他们就开始了一天的行动。

诸星真的地球之行从参观开始,由日比野未来领着一路停停走走地左看右看。在各种方面都算是前辈的未来按着早先的计划,用了一整天的时间带着他看风景与体验人类的正常生活。
但哪怕只是进行了最基本的散步、参观与进食,搞事大魔王也还是闹出了不少幺蛾子。这位苦训多年,王者归来,拯救光之国于水火之中的诸星真先生有一个非常不好的习惯——手贱。他看见什么都忍不住凑过去摸一把捏一下,还动作极快出其不意,让人操碎了心。
也因此,未来在这一整天里不知道鞠躬道歉了多少次。而诸星真也在他每次教育性的告诫中感到了烦躁。
什么别叫我梦比优斯,我现在是日比野未来啊;别人家里的花花草草不能摘啊;不要对女性动手动脚勾肩搭背啊……
他干一件事情那人就立刻上前阻止并指责一件事情,真是烦不胜烦。
“简直和老头子一样……”
“真……”未来用责备又无奈地眼神看着他:“你那一个星期都在学什么?”
诸星真撇嘴、斜眼。
面前这人明明长着一张年轻的脸,连喉咙里震颤出的都是干净的少年音,却偏偏要在这里拧着眉头,一脸严肃认真地巴拉巴拉些什么大道理,真是看着难受得很。
于是他一巴掌糊到未来的脸上,掌心用力将他的脸强行往一旁推开了些许。
“和你没有关系吧!”诸星真扭头嘀咕:“好了好了我知道了!”话语之间却并没有要因此而生气的意思。

天气不错,风景也美,还是在放假旅游,这自然就往“心情好”上加了不少的点数。虽说身旁的人屁事管的多了一点,但好在他本人给人的感觉并不坏,还能让诸星真怼上好几句也不生气,着实使得自我感觉良好的大少爷又发泄了怨气又自持形象地认定了不和这个头一次当长辈就踹上架子的家伙一般见识,思绪转换之间竟恼也不恼了,反而因为自己的“大度”而越发觉得自身帅得不行,洋洋得意得一直保持着对地球事物不断绝的好奇心。而且,再说了,他虽然很喜欢占据主导地位,但像这样只用跟在后面享受的感觉其实也不赖。
不过,也只能说还好带着他逛地球的是那个对待自己人有一个好脾气的梦比优斯,要是换做他爹,绝对还没等他多蹦跶几下就用头标教他做人。

不提那些小插曲,两人这一整天的相处还是不错的。
时间已到达了黄昏,吃过烤肉,两人一齐往日比野未来的现住址前进。不知为何人渐渐地多了起来,在小区内回房屋的一路上未来都在和形形色色的人打招呼。
也不知这人是怎么做到的,就连部分行色匆匆的人都会在看见他后礼貌地停下脚步,对他微微笑着道个好。
诸星真一边对此略感新奇,一边稳稳地揣着大爷架子,最多对某些同时对走在未来身旁的他也抛出善意的人们“哟”一声再摆个手,其于时候全程看树看花看草地,对其他人一点兴趣也没有,通通当做没看见。而未来似乎也了解了他的尿性,并没有当众指责他行为的不妥,只是在终于到达了屋门口后随口提了一句“真你好歹对年长的人客气一点啊。”说完也不等那人顶嘴,推开门继续道:“屋子比较小,这几天将就一下吧。”
诸星真顺着他的动作往屋内看,比房主人还要快地窜进了屋子里。

房内是简单的一室一厅,住一个人有余,住两个人还是略有不足。在诸星真过来之前未来就已经将房间处理了一下,把狭窄卧室里占位置的单人床挪走,直接往榻榻米上铺了两个垫子,让诸星真在地球的夜晚里和自己一起躺在地上享受人生。
对此没什么概念的诸星真一点也不挑,还踩到垫子上去蹦哒了两下。
当晚,从未体验过睡眠的诸星真先生凭借着自己强大的实力将未来挤到了墙角。一直无意识进行着避让的房主人在碰到墙壁后醒了过来,他看着近在咫尺的墙面,并未清楚情况就打算翻身,却刚刚一侧就遇到了阻碍。
未来一个愣神,身后人又立刻压了一条腿上来。
“……”
榻榻米与地面相比较软,虽说不如垫子舒适,但在上面睡一晚也还是没什么问题的。念在诸星真是头一次体验这件事,未来没有选择叫醒他,只是微微挪动身体,半僵着乖乖地闭上了眼睛。
第二天。
对做梦这种常识还是有所了解的诸星真,从早上被未来一把推开给弄醒了之后就一直迷之兴奋,话唠本质一览无遗。
“然后啊,不知道怎么回事,反正我一脚就把他踢穿了星球。”
到了中午他都还在绘声绘色地讲述着自己昨晚的梦境,甚至挥起了筷子比比划划。
“……哦。”我该庆幸昨晚你只是压上来而不是给了我一脚吗。睡得并不安稳的未来扯了扯嘴角,还是附和道:“真是好厉害的梦。”
“毕竟是本少爷啊!”得到夸奖,诸星真又嘚瑟了起来。

解决完午饭后未来起身收拾碗筷,在水流的哗哗声中他忽然抬头喊道:
“真。”
也不知是不是由于赛罗是他的晚辈,日比野未来才会在面对着他的人间体时像这样想也不想地就直接亲昵却又自然地喊着他的名。毕竟就连和未来十分亲密的相原龙,都一直被他一口一个“龙桑”的喊到了最后。
只不过诸星•常识缺乏小能手•真完全没有意识到这有哪点不对。
“嗯?”某人忙着嚼吧切好的饭后水果。
“周围这一片已经看得差不多了,你接下来有什么想要做的事吗?”
诸星真将在光之国时看过的影像与昨日的经历思索着对比,不一会儿眼睛一亮,立刻咽下果肉后开口:“去看那些房间……有很多商店堆积的地方的东西吧!”
“是想要逛商业街吗?”
“对对对,就是逛街!”
那些地球人发明出来的各种乱七八糟的东西,他早就想好好见识一下了!
“真是有点意外,还以为真你对这种事情不会感兴趣呢。”
“别随便猜测我的想法”他一抹鼻子:“对新鲜事物保持好奇心有什么问题?”
就这么定了。

5、
对于未来而言,有目标的采购和闲逛不一样,没那么多闲余给你去没关联的地方东看西看。所以,这也是他严格意义上的第一次逛街。

经过昨天的教训,诸星真在对新奇事物动手动脚的时候矜持了不少。虽然还是会摸一下搞一下,但至少没破坏任何一件商品。
他是看这也有趣瞅那也新鲜,扯着未来就是一阵上蹿下跳。拥有只要陪在身边就有劲头加成力量的未来最开始只是嬉笑着随着某人乱逛,到后来他自己也看得起劲,反而比诸星真还要快地蹦在了前方。
等到差不多是晚饭时间,两人开始打道回府时,他们的手上都已经提了大包小包的各种乱七八糟的东西。
一有空闲,诸星真的心思就活络了起来。
虽说当初两个人都对店内的新鲜事物充满了热情、心往一处想的时候很是自在和开心,但现在再回头想想……
“前辈你明明是在地球历练过的,却还是有很多事情都不知道嘛。”
诸星真把双手背在脑后,手指上挂着的口袋摇摇晃晃。他勾起嘴角,发出绝对不怀好意的感叹。
“呃。”
未来稍微有些窘迫。之前赛文哥把他和赛罗分配到一块儿,就是希望自己能为赛罗解惑且好好看着他让他不要乱来,结果反而是自己和他一起乱跑乱看,完全就没有起到所谓“前辈”的作用。
虽说如此,但他也并不是那种极爱面子的人。所以未来一点也没有纠结便坦诚地承认:“的确是这样的,而且不仅如此,”他话锋一转,又露出了那种迷恋的神情:“地球上新鲜的未知事物也总是在不断地出现,他们的一切大概在这里呆上上千年都没办法完全弄明白吧。”
说起来,他当时也是突然接到任务被派往地球的,对地球的很多事物都还不了解,以至于在Guys里闹了不少的笑话。
回想到同胞们,未来脸上的神情越发柔软。
“噢……”
真愣愣地应了一声。
总觉得话题进展的方向不对??
诸星•超爱面子•等着看笑话反被噎•真忍不住十分不礼貌地盯着未来一阵猛看,想要从他脸上挖出点类似于难堪的情绪出来,却在对方疑惑地偏头动作中仿若被什么给击中了神经,一时间又慌张地移开了视线。
“真?怎么了?”
“没、没……”不明白自己的情绪从何而来,诸星真拧起眉头,强行摆了一张帅脸又将眼转了回来:“你管这么多干什么,快点带路啊,不是要去那什么地方吃饭吗!”
“好好好,赛罗大人。”或许是担心被其他人听见,未来将最后的四个字说得较为轻快,在他本就带有无奈与纵容的语调的衬托下,成功地让诸星真明白了什么叫做调侃不成反被撩……呸,反被嘲!

未来想要带着诸星真去的是一家寿司店,由邻居里的一位新晋母亲推荐,据说是在这个天台的下方。虽说并不是很确定寿司店的具体位置,但考虑到那位母亲热情洋溢的推荐与确实想要带着赛罗在地球上吃些好的这两件事,他还是选择了去寻找这家店。
走到天台上时,日比野未来和诸星真注意到前方有一个扁着嘴看上去似乎要哭了的小男孩,软软的小脸皱成一团,稚嫩又委屈的神情里透露着得不到的渴望,显得可怜极了。孩子未能注意到两个大男人的靠近,还在抬着手臂用力地按着手上那瓶汽水,颇有再打不开喝不到就将其砸到地上泄愤的气势。
诸星真还没想好是不是要做出什么反应,未来就提着大包小包向孩子靠了过去,温柔地半跪在他的身旁。
小男孩鼓着脸转头看过来。
“你手上的这个,”未来将口袋放在一边,摊平手掌向孩子示意,语调柔软:“能借我看一下吗?”
“……嗯。”男孩脸上的神情依然委屈,在把汽水递给面前平视着自己的青年后又眼睛亮亮地,将期望寄托到了这个人的身上。
未来对他点了点头,在瓶口上巧妙地施力一按,汽水排气的微小声音立刻从他的掌底传了出来。男孩欢呼一声,双手捧过汽水开心地咕咚了一大口,才弯起圆圆的大眼睛向未来表示了单纯又雀跃地感谢。
未来也回了一笑,忍不住伸手揉了揉孩子的头。
男孩转身蹦蹦跳跳地跑远了。
诸星真这时才走了过来,他一把揽过刚起身的未来的脖子,伸着头好奇地张望:“那个是什么?”
他右手上的口袋危险地随着惯性在未来身前晃荡。肩上猝不及防的受压使未来先弯了一下腰,正好躲过袋子袭击的同时,他干脆就顺便将地上的口袋也提到了手中:“那是弹珠汽水,”未来小弧度地转头避免两人的脸相碰,抬手示意了一下右手里的袋子:“我们也有买的。”
“噢~”诸星真拉长了音感叹:“还挺有意思的嘛。”

日比野未来还未回话,就忽然直起身,两眼直直地盯着不远处的楼梯口看。
“?你怎么……”诸星真一脸莫名其妙。还未等他的疑问提完,未来就挣脱了他的手臂,冲向楼梯。
“喂!”搞什么?他手上的口袋都差点被带得飞出去!
“……咖喱……”
未来并没有要停下的意思,他一边跑一边回答,未知的词汇在风中模糊不清。
“真你站在原地不要乱跑。”
最后一句他倒是听清楚了,但是……
哈?!别开玩笑了!到底是谁在乱跑啊!
自说自话小能手梦比优斯一旦有了决定的事情,就会立刻跑得没了踪影。
他算是领教到了。
“啧”。诸星真咂嘴。
向来不懂听话二字怎么写的他想也没想就追了过去。

-tbc-

(2)

评论(12)

热度(111)